『粵港澳大灣區』中醫藥融合發展建議

黃伯偉 創會會長  現代化中醫藥國際協會

2019-01-20

近年來,對中醫藥發展的利好訊息和形勢接踵而來。2015年習主席在《博鰲亞洲論壇》倡議推動「一帶一路」。翌年,『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便出臺了《中醫藥一帶一路發展規劃》。同年『科技部』亦制訂了國家《「中醫藥現代化研究」重點研發計劃》。前年『粵港澳大灣區』成立;《中醫藥法》亦開始實施。去年『商務部』屬下的『中國醫藥保健品進出口商會』分別在北京與四川眉山開了兩場「中藥國際化」的會議。十一月中『廣州中醫藥大學』亦舉行了一場《粵港澳大灣區中醫藥科技論壇》。十二月,『廣東省中醫藥局』亦召開了《中醫藥,從大灣區走向世界》研討會。很明顯,在這樣的氛圍下,中醫藥勢將強力崛起。

由於國家和三地在過去廿多年投放了大量的資源,中醫藥在科技、管理及規管各方面已獲大幅度提升。產品質量、產業規模和供應鏈亦趨近「現代化」水平,並已初步踏入「國際化」領域。『現代化中醫藥國際協會MCMIA』在2000年創會。經過18年的努力,打造了一個飲譽世界的《現代化中醫藥國際會議及展覽會ICMCM》國際中醫藥資訊及商貿平台。協會亦有企業成員初步實現了「中成藥的國際化」及「中藥材的現代化」。這些成就為中醫藥產業和產品的「走出去」締造了一個理想的「跳板」和「示範模式」。

從上面可見,『粵港澳大灣區』的成立提供了一個難能可貴的機遇給『大灣區』日趨成熟的中醫藥產業進行全面的協作和整合。三地強強攜手,優勢互補,可以使得中醫藥的「調諧化」、「現代化」和「國際化」從點到面以致向全球逐步輻射出去。下面列出『大灣區』三地可以共同合作的多項工程供『大灣區』有關機構參考:

  1. 建設「大灣區中成藥共同市場」

目前的中成藥,雖然都是同一炎黃泉源,卻在兩岸四地需要分別註冊四次方可在整個大中華區銷售。這不但妨礙了良藥的流通,更使得一些境外優質產品因為本地市場的狹窄而無法賺取充分回報來提高產品的質量(如無法採用GMP)。這些不合理的狀況可以藉著成立「大灣區中成藥共同市場」來逐步解決。

建立「共同市場」的一項重要程序是『大灣區』三地的規管調諧。這項調諧的程序其實可視為一個契機來梳理好怎樣按各類中成藥的「本質」來擬訂合理的規管。廿多年來的中藥科學的飛躍發展使得大家對中藥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大灣區』的成立正是一個極佳機會以現在的認知來重新審視目前對中成藥「本質」的觀點與認識是否還有可以進一步完善和充實的空間。

『大灣區』三地中成藥規管調諧經過深入探討和總結出的經驗,將會是日後中醫藥「爭取中醫藥國際話語權」(見第七點) 的起步點。它的理據亦可能將會成為中醫藥理論的一種國際「說法」。因此,各方在調諧時需嚴肅謹慎進行。如果「說法」擲地有聲,可令世人信服,「中醫藥國際化」的發展便可因而事半功倍。世界各國在制訂中醫藥規管法則時便有一套權威和明確的版本來作參考。免卻目前各國在立法時「瞎子摸象,莫衷一是」缺乏正確依據的情況。

  1. 協辦 「ICMCM 中醫藥國際資訊貿易平臺」

MCMIA 在2002年創辦了ICMCM  ( 「國際現代化中醫藥及健康產品展覽會暨會議」 )。它是每年中醫藥資訊交流及貿易的國際盛事。全球中醫藥、草藥及保健食品的主要專家和官員都曾在這平台上發言。2018年的參會人數更創歷屆新高。由於香港現已成為『大灣區』一份子,理應將與『大灣區』其他成員分享ICMCM成果。並邀請他們成為協辦單位創造一個更闊大的國際平台供『大灣區』企業展示其產品並藉此開拓國際市場。全球與中醫藥有關人士和機構亦可利用這個平台來進行科研、醫藥和規管等各方面的資訊交流。

  1. 成立「大灣區中藥國際臨床科研中心」

中藥臨床試驗數據乃是產品功效的最佳佐證。但由於草本藥物本身的複雜性,臨床試驗的方法一直都存在一定的因難。香港兩家大學屬下醫院均有國際認可之臨床中心。故此『大灣區』有意參加進行臨床試驗之單位可以與兩大學合作共同成立一個『大灣區』臨床試驗網絡,協力釐訂一套可為國際認同之臨床試驗指引。『科技部』的《「中醫藥現代化研究」重點研發計劃》中的臨床項目可作為這個計劃的後盾。『大灣區』應考慮設立一「大灣區中藥國際臨床科研中心」來協調推動此工程的進行。

  1. 成立「中醫藥國際化中心」

『大灣區』三地一向與國際商貿文化關係密切。「國際化中心」可以提供中藥產品出口的訊息如註冊、產品定位、海外代理及顧問公司推介、出口渠道以及營銷策略等服務。現成的ICMCM作為中醫藥資訊及貿易平台已服務了業界17年。去年第一只成功國際化的中成藥通過香港進入加拿大市場,並積累了一定的「國際化」經驗。因此『大灣區』具備條件成為中成藥國際化「跳板」。如果能進一步成立「大灣區中藥國際臨床科研中心」,通過『大灣區』的中成藥則更具國際優勢。

  1. 成立「大灣區中藥質保研究中心」

中藥大部份為草本藥物。其質量受到各種自然、炮制及生產因素所影響。因此中藥質量保證乃優良中藥不可或缺的條件。香港近日成立了『中藥檢測研究中心』來研究中藥的質量問題。澳門設有『中藥質量研究國家重點實驗室』。希望『大灣區』在這方面能攜手合作,以科學為基礎,同時兼顧上述各項因素,為中藥訂立可靠、可行的質量標準及清晰明確的化驗檢測鑒定方法等。這些成果都可以用來豐富日漸為國際看重的《中國藥典》中藥部內容。成為日後爭區國際話語權的重要依據。

  1. 成立「大灣區中醫藥科學循證研究委員會」

中醫藥以往一直因為被認為缺乏科學而不為世人全面認同。由於過去十多年兩岸四地大力支持對中醫藥的科學及循證研究,大家對中醫藥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前文已指出《中國藥典》的中藥部已為歐美所重視。中醫藥的科學文獻亦大量獲得在國際重要醫藥期刊內發表。其中不少是『大灣區』三地科學家辛勞的結果。有了這些認知作為基礎,大灣區應成立一個「中醫藥科學循證研究委員會」來將這些知識有系統地整理、策劃和協調今後研究的方向。最終的目的是希望在一定期間內可以將中醫藥理論的真諦能為現代各國民眾所能理解和認識。從而為中醫藥制定出一套具說服力,擲地有聲的「說法」,為下面「爭取中醫藥國際話語權」的工程而舖路。

  1. 成立「爭取中醫藥國際話語權委員會」

目前中藥正在逐步跨進西方國家主流市場。可是由於各國對中醫藥的認知參差以至各國之規管機制與法則迥異,甚至大相徑庭,中藥在國際市場中極難正確地定位。這種情況不但沒有對消費者負上應有的責任,甚至在使用不當時損害消費者的健康。例如本來一些是「藥」的中藥卻被某些規例誤定為「食品」、「保健品」或「膳食補充劑」。這不但就產品本質方面誤導了消費者,更使得本來應披露的藥用性質和使用方法等訊息都無從傳達。一旦出事,中醫藥亦會因而背上劣名,為各國所唾棄。這種情況不僅發生在外國。目前大中華區兩岸四地亦採用了不同的規管模式。因此,應盡快成立上述「大灣區中醫藥科學循證研究委員會」來從新釐定中成藥的「本質」以求合理地確立相應的規管機制。

一旦中醫藥理論和經驗可以用現代語言予以明朗化,專家們便可將此轉化成為一套中外均可聽得明的「說法」。有了言之成理的「說法」,便可開始利用國際現有的機制來進行「爭取中醫藥國際話語權」。其中一個具權威性的機制是在1999年為調諧西藥規管而成立的『國際調諧議會 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Harmonization』。目前『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乃該『議會』的成員,亦是本屆的理事。一旦「說法」完備了,『總局』便可於適當時機在『議會』中進行爭取「中醫藥國際話語權」以提供一套中醫藥規管的科學體制給各個參考和採用。從而加速中醫藥國際化的落實。

  1. 成立「中醫藥國際優材培育計劃」

中醫藥「走出去」必須有一套外國人能理解的「中醫藥知識」伴行。同時否亦需要脅一批新牆有素的外國專業人員為中醫藥來作詮釋。否則中醫藥在外國會不斷面臨「溝通無門」而「無問津者」的情況。由於『大灣區』具備長期與外國交往的經驗,因此應利用此優點來設立一些專業或高級深造機構來培訓一批批的海外中醫藥專才來配合日益在海外活躍的「中醫藥國際化」活動。

希望『大灣區』中醫藥教育機構能在這方面研究和推出一套「中醫藥國際優材培育計劃」。

  1. 建立「大灣區中醫藥區塊鏈」

改革開放四十年,中醫藥的大幅度升級有目共睹。各種有關的科技和管理 ── 從基因技術、檢測認證、GAP/GMP的規範、物聯網技術及供應鏈的管理等 ── 都已一一應用到中醫藥的範疇內。這些技術進一步充實了中醫藥本身,提高了它多個方面的「量化」性質,使得中醫藥的「博大精深」能為人們更深入地理解。這些進展已體現在《中國藥典》躋身世界藥典前列和中醫藥科學文獻在世界重要期刊上的發表已成為常態。四十年來的努力成績斐然。可是上述的成就一般只是侷限於個別的研究項目,產品、技術、操作及企業等層面上。雖然這些成就可起著「集腋成裘」的作用,但從整體觀來看,要整個產業跨上更高的台階,「區塊鏈」乃是必由之路。

對中醫藥而言,「區塊鏈」的最大功能將是全面強化產業的整體透明度、鼓勵與監督按規營運,杜絕欺詐憑訛假以及促進業界成員無需經過中介層面的單獨互相對接。「區塊鏈」一旦為中醫藥產業所普遍接受,不少「老大難」的陋習和缺陷都可逐步迎刃而解。從而將整個產業納入以市場機制為依據的正確發展軌道。

MCMCIA 與 『香港中文大學』目前正在合力以香港作為起點,打造一條以GAP/GMP 等規範為大綱的「雛型先導區塊鏈」。在獲得一定的經驗後,便會邀請『大灣區』各中醫藥單位參與,然後逐步推廣到全國去。

結語─邁向「中國製造2025」

西方近300年的「工業革命」,中國在改革開放後花了四十年光景便迎頭趕上及開始超越。中醫藥數千年累積的智慧,在近年「中藥現代化」的過程中亦取得了不少可觀的成果。如何「百尺竿頭 更進一步」將是這今後的挑戰。希望上面的《建議》能起到拋磚引玉的效應,引起內行的積極討論和粵港澳三地「官產學研」的關注和衡量其可行性。

更希望三地能藉著『粵港澳大灣區』成立的契機,群策群力,匯聚人材及資源,貫徹「中醫藥一帶一路」及「大健康」等政策,使得中醫藥能早日臻升至應有的國際醫學地位。上列各項目一旦得到落實,它們可與現有中藥的製造體系互相交織成為一套較完善的中醫藥大產業。從而促使整個中藥產業在五年內躋身於「中國製造2025」的行列,早日屹立於世界先進醫藥產業的前端。

後話

本《建議書》已上呈『香港立法會』梁君彥主席及其他議員。『香港中文大學 中西醫結合醫學研究所』已决定利用獲國際認可之『威爾斯親王醫院臨床中心』來推動本《建議書》的第三項「大灣區中藥國際臨床科研中心及網絡」。另外,MCMIA亦已與『香港中文大學 李達三中醫藥研究所』開始合作以兩組中藥産業供應鏈爲基礎來建立兩條「微型先導區塊鏈」作爲試點。『ICMCM國際會議及展覽會』亦擬在今年升格成爲『粵港澳大灣區ICMCM』。

本文之「短鏈接」: https://mcmia.org/fs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