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MIA的十年足跡

  黃伯偉, 創會會長  MCMIA

2010-07-19

「短鏈接」 Short URL: https://mcmia.org/9VSbc

瞬眼間,MCMIA已踏入第十一個年頭。雖然十歲的MCMIA已經歷了一些風霜,但是它仍是一個充滿活力及理想的團體。與其說這是因為MCMIA人員的質素,不如說是因為中醫藥領域空間遼闊,土壤肥沃,以致MCMIA人員能從中汲取大量的能量,雖然面對十年逆境,仍能將每個人的潛質都無私地發揮出來,奉獻給協會及中醫藥。

「中藥港」陷香港中醫藥於困境

MCMIA的成立可以說是一個意外。話說回歸後,董建華特首在他第一及第二份《施政報告》都表示政府有意在港推動中醫藥的發展。並建議將香港建設為一個『國際中醫藥中心』。初時坊間反應冷淡。但在『數碼港』成事後,一時間被傳媒冠上『中藥港』稱號的概念便被炒熱起來。各財團紛紛上呈計劃書要求政府仿效『數碼港』撥地興建『中藥港』。連國外投資者亦參與競投。初時政府也提供各種利誘條件,使得整個環境鬧得熾熱,近乎失控。

最終,在1999年中政府宣內放棄整個計劃。一夜間,人去茶涼。『中醫藥』不但成為明日黃花。還無辜地被輿論將它和『數碼港』捆綁在一起與「假大空」等同起來。本來熱火朝天的香港中醫藥氣氛一下子掉到冰點以下。再無人問津。這股冷空氣前後在港徘徊了十個寒暑,直到2009年曾蔭權特首的《施政報告》始呈現一些解凍的跡象。其間政府雖然成立了『賽馬會中藥研究所』及為《中醫藥法例》立法,但這些舉措非但無法挽回頹勢,反而因為運作無方,使得香港中醫藥日陷困境,難以自拔。就算有個別官員有意協助中醫藥發展,卻礙於政府並無中醫藥政策,結果仍是欲助無門。

考察日本漢方 鼓催MCMIA成立

1999年秋天,雖然亞洲金融蕭條寒風已逐漸吹襲本港。但仍比不上『中醫藥』氣氛的凛冽。是年十月,『貿易發展局』組織「訪日香港漢方製劑視察團」。在當時的環境下,竟然有卅多名熱心人士參加。『貿發局』在無意之間聚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為未來的MCMIA吹響了第一輪召集號。

考察期間,大家對日本的GMP廠房、設施、管理、機械人操作的倉庫、藥材的護存和處理等都一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一次長途的車程中,考察團分坐兩部巴士出發。剛巧其中一部巴士後面有一橢圓形的桌子。大家便圍攏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討論著各人參觀的感受。慢慢地話題從香港政府在中醫藥發展上的退縮轉向應如何發奮朝向與日本漢方看齊。言談間,成立一個協會來推動香港中醫藥發展的思路逐漸呈現。就是這樣,MCMIA的幼苗就在日本公路上的風馳電掣間孕育出來。

回港後大家一齊著手建會。結果聚集了十位「同志」一起籌備。協會應採用甚麼名字。大家亦大費周章。名字多少須反映出香港的特色同時又須明確表達中醫藥的本質。最後大家確定香港在大中華區中最具現代和國際色彩。而當時『國家科技部』亦出版了《中藥現代化戰略》一書。於是大家便將索性將新協會定名為『現代化中醫藥國際協會』。英文為Modernized Chinese Medicin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簡稱MCMIA [’麥美亞’讀音亦頗有’國際’韻味]。

MCMIA於是在2000年5月31日在『貿易發展局』代表及多名其他友人見證下正式成立並召開了第一次會員大會兼董事會。

建立國際平台

那麼MCMIA的創會宗旨又是甚麼呢? 董事會毫不猶疑地將建設香港作為『國際中醫藥中心』作為它的創會宗旨。董事會亦將MCMIA定位為一個商會。決意以商業活動作為推動優質中醫藥的原動力。故此MCMIA指定的行動目標是要將香港打造成為一個『中藥質量保證貿易中心』[簡稱『質貿中心』]。設立這個行動目標的原因是因為中藥目前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莫過於質量問題。解決了質量問題,其他問題才好解決。

那麼『質貿中心』又如何體現出來呢? MCMIA先從打造一個香港自己的貿易資訊平台著手。2002年MCMIA在『創新科技基金』的贊助下成功舉辦了第一屆「國際現代化中醫藥展覽會暨會議」[英文簡稱為ICMCM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 Exhibition of the Moderniz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此後MCMIA每年都與『貿易發展局』合辦ICMCM。今天ICMCM已成為國際知名的展覽會暨會議平台。全球大部份與中醫藥和草藥相關的知名學者專家都已參加過ICMCM的活動。

雖然MCMIA和『貿發局』九年來經營ICMCM歷盡艱辛。其中「沙士」一役更使得工作困難重重。以目前來看,全球中醫藥市場,比起其他如玩具、電子等行業市場,尚未具規模。因此,ICMCM這項工作在未來會持續艱巨。但是我們仍然不懈地奮鬥。原因是要捷足先登為香港佔領這個國際市場的一席地位。以備迎接全球中醫藥市場好景的來臨。環顧近年周邊市場因為中國崛起而正在大規模擴展。相信高潮正在形成中。

推動國際及本港中藥認證

「貿易資訊平台」既然成立,下一步是如何提升中醫藥的質素。由於中藥質量的提升可採用科學手段來推行。所以MCMIA先從中藥入手。但礙於政府的中藥監管遲遲不能落實。MCMIA只好尋求「外援」了。

2006年底,MCMIA與『美國藥典U.S. Pharmacopeia』簽署一份協議書。同意攜手在大中華區推動『美國藥典』之「營養補充劑實證計畫DSVP (Dietary Supplement Verification Program)」並利用這個計劃來為出口中藥保健品的質量作認證。2009年中,『美國藥典』頒發了全球第一份中藥質量證書給一家香港企業。希望今後會有更多大中華區的公司採用這個渠道來將外銷的優質中成藥及提取品推出國際市場。

最近政府成立了『香港檢測和認證局』並指定中藥為該局的主要檢證對象。MCMIA亦將藉著這會機會向局方推薦籌備和實施「質量標記計劃Quality Seal Program」以提供一個簡易的方法來協助消費者識辨優質品種。從而賦予廣大消費者利用手上的購買力來促使供應商提供優質產品的權力。

此外,MCMIA還準備積極地將各地合格的對照品引來本港以助解決本地對照品難找的問題。使得化驗所及研究人員有足夠的對照品來做好質保及科研的工作。

《建設香港成為國際中醫藥中心》建議書

自「中藥港」事件以來十年,政府對中醫藥發展這個議題一直不作表態。雖然在兩岸四地中,國務院、澳門及台灣的最高領導人均發表了支持中醫藥發展的言論,唯獨香港政府只立法監管中醫藥而不肯制訂任何扶持發展中醫藥的政策。以致這個自港英統治以來備受冷落的弱勢行業倍感風雨飄搖。看來政府推行這種陰陽失衡的措施有可能最終成為扼殺本地中醫藥行業的絞索。

自從MCMIA創會以來,協會不斷聲嘶力竭地呼籲政府制訂中醫藥發展政策。唯當局一直至若罔聞。為了使得MCMIA的呼聲能引起廣泛注意,協會在2008年11月發表了《建設香港成為國際中醫藥中心建議書》,宏觀地指出發展中醫藥對香港的裨益和提出發展的方案。《建議書》廣泛地分發到所有有關政府部門、立法會議員、科研學術界及行業人士。可是,《建議書》發出後如石沉大海,毫無迴響。直到金融海嘯爆發,香港一向依賴為支柱的「四大產業」形勢岌岌可危。當局才急就章地在2009年倡議另推出「六大產業」以紓緩輿論壓力。

此議一出,MCMIA馬上回應指出「六大產業」中有四項產業 (「檢測和認證」、「醫療服務」、「創新科技」、「教育服務」等) 與中醫藥息息相關。當局理應以中醫藥作為載體,利用支持中醫藥來一併拖動四個產業。最終政府在《2009-10施政報告》宣佈成立『香港檢測和認證局』並指定中藥為檢證的主要內容。至此,MCMIA十年的努力終於贏取得自「中藥港」以來中醫藥議題重新在《施政報告》內出現的成果。

MCMIA的協會文化

行文至此,不能不提一提短短十年來MCMIA自然形成的協會文化。由於MCMIA是一個志願團體,除了協會秘書之外,所有參加者都是為了一番對中醫藥的熱忱而貢獻出自己的時間、金錢、精力和才智。大家付得出多少就付出多少。從無人斤斤計較。因事無法完成的項目亦會有人自動願意接上。故此,會內的爭執絕無僅有。為私利而發生的齟齬更從未出現過。

由於協會十年來都是低成本運作,亦無累積恆產,人員因此不會為協會的資產傷腦筋和作無謂爭拗。在沒有干擾的情況下大家都能專心一致,合作無間,士氣高昂地推動會務和活動。以致雖然會員人數不多,卻能往往做出其他資源豐富機構望而卻步的項目。

中醫藥前景光明

十年光景,日動星移,乾坤運轉。經過一輪祖國崛起,兩輪金融風暴。香港已非昔日擁有眾多優勢的香港。龜兔競賽形勢的逆轉已展露無遺。十年前錯過了的機遇當局現今還未醒覺抓緊。倘若香港尚不振作,只顧「做好呢份工」。只曉吃光老本,不曉拓展新領域,則香港前途實在堪虞。

反之,若當局能審時度勢,虛心鑽研,掌握潛力深厚產業的動向,因勢利導,發揮香港創業搏殺的精神,重振旗鼓,再踏征途,大事尚有可為。希望當局能早日撇除對中醫藥的偏見,認識這個行業的深厚潛力及其可為香港作出的經濟貢獻。以便制訂相關的政策來將這些潛能釋放出來。

十年來國內外中醫藥的發展和變化一再證明這個產業具備極深厚肥沃的土壤。數千個中藥材品種內蘊藏著無數的新藥素材。當我們能利用現代科技將中醫藥從生物層次推進到分子層次,並以中醫理論透穿生物層次應用到各藥材內的個別活性分子上時,隨後而來的科研成果將會成為人類醫藥史上一連串的重要飛躍。一旦中西醫藥能在分子層次上互相砥礪,說不定一個超越民族 (Ethnicity)、文化(Culture) 和傳統 (Tradition) 的「大同醫藥(Universal medicine)」便會逐漸浮現出來。

在這過程中,大量的創新藥品會不斷湧現。中西醫術亦會在滲透互動中取得一個又一個嶄新突破。屆時中醫藥商機處處。行業亦可藉著這些成果蓬勃前進。

雖然有這樣光明的前景,可惜香港的優秀的人材、豐富的資源、先進的設備和具效率的機制在現行僵化的思維下均難以發揮出來。假若香港一直無法找到適當的竅門將自己從自作的蠶繭中解放出來,則難免會遲早成為『沉舟側畔千帆過﹔朽木枝前萬樹春』的真實寫照! 到時唯有掩袖嘆息而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