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路漫漫兮上下求索」

黃伯偉    MCMIA 創會會長

2015-07-23

MCMIA是在2000年創立的。此前一年香港政府宣佈放棄「國際中醫藥中心」(傳媒稱之為「中藥港」)。當時中醫藥的投資氣氛從99年的熱火朝天降至冰點。雖然環境轉趨惡劣,MCMIA十五年來毫不退縮。原因是大家都看好三千年的傳統中醫藥能通過現代的科學手段加以提升和增值,並予以國際化。屆時整個中醫藥領域必然會脫穎而出,成為世界級的醫療體系。MCMIA以「現代化中醫藥國際協會」來冠名,其意在此。基於這個信念,MCMIA成立後翌年馬上籌辦「ICMCM國際現代化中醫藥及健康產品展覽會暨會議」,旨在為香港建立一個中醫藥國際訊息、科學及貿易平臺。屈指一算,ICMCM已共辦十四屆了。

中藥現代化和國際化

世紀之交的香港經濟先後受到亞洲金融風暴、「沙士」及禽流感等的衝擊。不知是否因為這個原因政府一直沒有制訂一套中醫藥全面發展和規管的政策。在缺乏指導思想下,先後出臺的法例難免缺乏全面。今天香港中醫藥科學喪失了領先地位及中藥產業的萎縮相信與缺乏一套健全的中醫藥政策不無關係。

中藥「國際化」本來是香港的優勢,但在缺乏政策配合和產業前景不明朗的情況下,MCMIA和「貿易發展局」合辦的ICMCM一直在迎難而上。連參展商攜帶少量未註冊展品入場來都不獲當局的諒解和批准,這使得香港成為國際中藥貿易平臺難上加難。在另一方面,當局亦罔顧本港市場狹窄和回報微薄,貿然要求業界與國際看齊,早日過渡至GMP的最高PIC/S生產水準。這種要求正是本港中藥「發展和規管」失衡的最佳寫照。

雖然香港中藥的「國際化」十九年來舉步維艱,但是亦有個別成功的例子。有MCMIA企業會員成功協助國內知名企業將防治心腦血管疾病的中成藥顆粒在加拿大註冊為「天然健康產品―傳統中藥」;以「藥」定位來「堂堂正正進入先進國家的主流市場」。從而繞過了需耗資數億美元、報批期長及可能會喪失中藥本質的「植物藥」途徑。為中成藥「國際化」開拓了一條新的道路。彰顯了內地和香港之間的優勢互補。

「中藥現代化」亦由於政府支持不力,除了小量較高端科研取得一些成果之外,其他如《香港中藥材標準》項目由於誤定為西方生草藥標準而非炮製藥材的飲片標準,以致《港標》在本港業界乏人問津。在中成藥註冊方面,當局按西方思路釐訂的要求使得一些業界及化驗所感到力有所不逮。有專家擔心中成藥報批制度可能會產生誤判,使得優良產品有被迫下架之虞,與保育和傳承中醫藥傳統文化的意願相悖。「賽馬會中藥研究院」在2011年遭當局取締,斷絕了業界在科技方面求助之門,使中藥產業的窘境雪上加霜。

在另一方面,香港政府「檢測認證局」在2009年成立「中藥材委員會」來發展《中藥材檢測認證計劃》。MCMIA亦有代表參與其中。該《計劃》在今年出臺。如能善用香港崇高信譽的優勢來加以推動,應該可為中藥「現代化」開拓一條全新的道路。目前已有企業正在以這個中藥材「現代化」概念來嘗試開闢新的國際銷售管道。

全面檢討中醫藥政策和鼓吹「大中華中藥一體化」

從上可見,使得香港中藥產業陷入窘境的最大原因是因為缺乏正確的政策。因此當局應該從速召開一由「官產學研」組成的委員會深入研究中醫藥產業遇到的困難及提出實際可行的方案來協助有關政策局制訂新的「中醫藥發展和規管」政策,並按這些新政策來從新修訂現行的法例。到了今天的地步,如當局仍不大刀闊斧來改革,香港的中藥產業勢必踏上被壟斷和萎縮的道路。

除了體制改革外,當局亦應該為中藥產業開拓新市場。其中一個策略就是向兩岸四地遊說和鼓吹「大中華中藥一體化」的概念。在2011年的ICMCM會議上有MCMIA成員向中央官員提出這個概念並獲得正面的回覆。今年四月,MCMIA在「中醫藥管理局」王國強局長會見本港中藥團體代表時通過書面和口頭再提出這個議題並再次獲得局長積極回應及「台港澳交流中心」表示可以探討其可行性。

四地中藥本屬同一源頭,卻因歷史原因而被「分管」。目前這些原因已逐漸成為「歷史陳跡」,「分管」的理據亦與時俱減。因此四地應向前看,早日成立委員會來探討和推動「中藥規管協調化(harmonization)」,並最終實施「大中華中藥一體化」。

「一體化」如獲得落實,香港目前頭痛的GMP和註冊兩大瓶頸有望可以被衝破。一旦「一體化」能在「廣東省自貿區」先行實施,香港中藥的市場便會馬上擴大十五倍。面對如此龐大的市場,具實力和信譽的香港企業和產品何愁不能通過融資來進行生產改革和產品改良以迎合「大中華」市場及香港政府的要求。這扇門一旦敞開,本港精明的企業家們必然會看準隨後「一帶一路」的機遇,順風揚帆,為香港中藥界在全球各地開拓出一片片欣欣向榮的「新天地」。

原載《MCMIA  十五週年慶刊》